雍正发明清朝盛世的原因除了勤政外还有一个最大软实力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20-01-31 13:18:04 作者:责任编辑NO。姜敏0568

文/赵立波

“自古圣贤为治,皆尚实政,最恶虚名。”

这是雍正登基以来的最大警觉和对臣下定调的底线。雍正一朝之所以政绩卓著,与他在位13年间的务实思想密不行分,乃至可谓其管理大清13年间最大的软实力,合作勤政外,将帝国的吏治引向了风清气正。

苦口婆心多次对臣下进行“务实”经验,尤为怨恨诈骗之人。

雍正二年(1724年),福建巡抚黄国材有折奏称“实力奉行”,雍正看了很满足,批道:“全在此四字”。并延伸说:“此四字乃皇考四十余年耳提面命者,愿与卿等共勉之。”不久他给江苏巡抚张楷下发谕旨说:“为官要有所作为,惟以实心行实政,重公忘私,将国务如身事处理。”更对安徽按察使祖秉圭直言训导“做实在好官。”

雍正画像

雍正狂妄自大一向是他拟定治国安邦行政用人办法的重要风格。他对臣下坦白说说:“朕之神仙手段,不过据汝等所奏,评公处理。”因而,他重复劝诫百官必须据实上奏言事,万万不行隐饰。

登基的第二年,新任江西布政使常德寿陛见,雍正帝面训:“你到江西要实心任事,洁已奉公,一毫不欺,凡事据实奏闻。"这种务实思想一向延伸到雍正整个时期。

雍正六年六月,江南崇明水师总兵林秀奏报当地米价,雍正帝在折上叮咛他:“全部奏陈,务宜据实无隐,不行一点点虚饰,以蹈欺蔽之咎。"在广西巡抚郭珙的一件奏折上雍正帝指示:“凡所奏当地事宜,务一字不欺不隐为要,一些点缀迷糊不得。”“牢记之,工作不管大小,但务一据实不隐,朕方可倚赖不疑。"这里有一点须留意的是,雍正帝与频频出巡的康熙、乾隆帝天壤之别,他在位期间很少脱离京师,这样,他要取得当地吏治民生的实情,就更需求臣工照实奏报。假如所获信息失真,必将引发严重后果。

雍正鼓舞官员秉公直陈,报喜更要报愁。翰林院反省孙嘉淦屡上条陈,直言君过时弊,乃至弹劾皇亲,雍正帝“服其胆”,谕九卿说:“朕即位以来,孙嘉淦每事陈奏直言极谏,朕不唯不加怒,反而加恩,汝等臣工当以为法。”《朱批谕旨》

雍正书法

雍正三年五月,署川陕总督岳钟琪将当地少雨景象奏报,雍正帝夸奖道:“凡当地工作,皆如此据实不加一点点隐饰方合朕意。朕所望表里大臣者,即此一真字耳。”

雍正洞悉实践,力反“名实兼收”,严斥“虚诈”、“投合”,对臣下的陈述自称“只可信一半”。

雍正严行整饬其时官场盛行的所谓“名实兼收”的恶习。他指出:“今之居官者,钓誉以为名,肥家以为实,而云名实兼收。”“所谓名者,官爵也;所谓实者,货财也。”这种巧于名实兼收的官僚最为憎恶。他们“居之似忠信,行之似廉洁”,长于钻营,巧于官吏,既捞到了实惠,又博得了美名。相反,那些“朴实无华,敦尚实治”的官员却备受压抑和架空。针对这种吏治损坏的状况,雍正提出以“民歌舆颂”为名,以“奉公尽职”为实的新的名实观,谕示百官:“若外沽美名,别立名色,私自巧取,断乎不行。”

雍正正告文武诸臣切莫“矫廉”。对此不时击打。有的官员为投合雍正之意,故作“廉洁”姿势,竟连正常的俸禄也不收取。对此,雍正帝很不以为然,指出:“诸凡总期尔合于公慎罢了,朕未有令尔等当地大吏至于困苦之心”,“未有空腹从事之理,但不欺隐于格外贪取,即为可嘉耳!"标明雍正厌烦那种矫枉过正不切实践的做法。雍正一起以为,那种操行虽清,但“若保全贪官蠹役以博长厚之名,怂恿地棍土豪以沽安静之誉,此大有害于人心吏治者也。沽名邀誉,乃居官之大患。”这种剖析真可谓鞭辟入里。

相关画面

此外他对表里臣工坦言正告:“朕生平最憎虚诈二字。“其时官场陋俗,直省文武大臣凡初就任,必极言当地景象怎么废弛,及过数月,则必奏风习已怎么整理,以示“政绩”。对这类奏报,雍正帝称“朕览之厌矣”,并毫不客气地指出“只可信一半”。

雍正四年七月,巡台御史索琳上折,说台地官兵练习精雕细镂,可保海疆万载泰平,看了这一夸大其词的奏报,雍正帝正告说:“凡事务实为要,点缀、投合、颂赞、套文陋俗,万不行法”。

虚伪不实的奏报,在有关雨雪水旱农业收成的奏章中特别杰出。雍正四年夏,甘肃大旱,七月一场小雨往后,巡抚石文焯奏称“可望丰盈,此皆我皇上敬天勤民之所造成的”。雍正帝看了很不耐心,批道:“经此一旱,何得可望丰盈?似此点缀之过言,朕实厌观。”

针对河道总督朱藻踏实不实的雨雪状况奏报,仅在雍正十一年一、二月间就有三次朱批呵斥:“微雪耳,何须如此过言夸大。” “览汝此奏,雨雪之景未必非常沾足,况亦不广,何用如此夸大,汝每多此踏实之奏,朕甚不取焉。一处不实,则事事难以为信也。”“观汝不知底子实理,惟在枝叶踏实边作活计!”

对向来存在着欺上瞒下的文字花招,对此雍正帝常常严切正告。

雍正二年,河南巡抚石文焯奏报灭蝗事宜,说:“据各属员陈述,各已熄灭十之八九。”雍正发觉到此语不实,不是石文焯欺君,便是石被属员所欺,遂批复道:“尔等或可受属员之欺诳,懵然不觉。朕君临天下,若遇欺诳之语亦漫无发觉,其如万几许?此等陋俗洗刷净尽方好。“为根绝官场上的欺骗互骗,雍正帝重复提示表里大员,要躬亲就事,不行轻信属员下手。

行乐图

雍正三年秋,湖北沔阳遭受水灾,巡抚法敏设厂施赈,雍正帝指示他:“此等事只需勤实处理,万不行相信属员下役之欺隐。“清朝惩罚,多比照旧案,书吏在稽察档案时,往往从私益动身,或望文生义,或避实就虚。为此,雍正帝谕令刑部衙门,全部“稿案”由司员“亲身主稿”,不得假手书吏,致滋坏处。

雍正四年六月十六日,雍正帝在勤政殿召见文武大员,训谕说:今查每议事情并不合情理,究其原因,盖因议事班中各怀私心,自己不言,而反谓从公谈论。为彻底改变这种“互相张望”的劣习,雍正帝将议事王大臣分为三班,遇事分头酌议,各拟定见,这样“不光不致互相推诿,并且亦能出其主意" ,使朝臣失掉赞一起机。雍正帝一起力反官场盛行的八面巴结、油滑油滑的乡愿习气,指出此实为“国家之大蠢,妨政败俗莫此为甚。”

雍正特别对立投合自己心思。山东兖州知府吴关杰曾奉御笔谕旨,先是“悬挂堂中,朝夕仰视”,后来,又找工匠把谕训刻在府衙大堂的屏门上。他不无巴结地奏报说,如此“时凛天颜于天涯,勿忘圣训于顷刻,触目惊心,甚为有利。”并请皇上指令各省官员一概在衙门屏门上刊刻谕旨。雍正帝当即给吴关杰泼了一瓢冷水,经验他:你本不是出众之才,料理好你本分的事就足能够了,“此等迎和之举皆不用”,“此等多事,朕皆不喜”。”

雍正朱批

雍正七年,有御史李元直具折陈奏:“窃谓诸臣有牢不行破之陋俗,曰投合,曰畏葸。皇上以为可,无一人敢言其不行也;皇上以为不行,无一人敢言其可也。”“是非得失,置之不管;功名富贵,苟且自全。以此任事,于国何补!”并从而直言此种陋俗“六部莫否则也”。雍正帝欣赏李元直“实在任事”,以为他言中了朝臣不实心任事的要害,把他召入内廷,面赐荔枝,勉励他“嗣后仍尽言毋惧”。其时陋俗除投合还有敷衍,雍正帝曾严峻呵斥“表里衙门于奉到事情若不过行一文书,出一告示,徒托空文,竟不见诸实事”的浮泛风格。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,臣工自称“庸陋”、“愚蠢”,往往被看作是谦恭的美德,雍正却以为这是官员虚伪不实诿过卸责之空文。雍正五年,安徽巡抚徐本上折,内有“臣深觉才智愚蠢”一语,雍正帝在愚蠢”二字旁批道:“此二字,朕深恶之,非肺腑之言也。”雍正七年十二月,陕西巡抚武格奏复日前呈报得雪日期拖延之缘由,说:“臣等愚蠢,实难辞咎。”雍正帝用朱笔将“愚蠢”二字划去,怒加怒斥:“朕深恶此等虚诈之俗谈!若将汝等愚蠢之人用为严疆督抚,则朕之愚蠢又何如也?但用一诚笃好,似此空文何须!"在工部尚书夸岱的一件奏折上,雍正帝批道:“明系不尽心就事,何得以‘学识庸陋’一句巧诈之词推脱!”

正是雍正超卓的情商和务实的完成,在十三年的管理上,扮演着重要的承上启下效果,在整个清代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